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音乐会的熟人_呢喃诗章
海棠文学城 > 呢喃诗章 > 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音乐会的熟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音乐会的熟人

  但等到登上了马车,刚才还有些不开心的温斯莱特小姐,却又很热情的介绍起了今天将会登台表演的音乐家们的身份以及与自己的交情。

  “我不太明白,音乐厅和手风琴旅馆就在同一条街上,我们有必要坐马车去吗?”

  夏德和丹妮斯特小姐坐在了一排,对面是贝尔小姐。

  依然是魔女回答了这个问题:

  “别说傻话了,如果步行去参加音乐会,一定会被人们嘲笑的。嘉琳娜在托贝斯克带你去看歌剧的时候,难道你们两个是沿着大街走过去的吗?”

  维斯塔市金色音乐大厅并非一座独立的建筑,该建筑物中有多个音乐厅,其中以主厅“金色大厅”为中心,除了众多小型音乐厅以外内部还有一些办公场所以及颇具盛名的展览馆。

  而改建于古旧神殿中央大厅的金色音乐厅一共有2017个座位和300个站位,考虑安全性的情况下一次最多可以容纳2300个观众。

  音乐厅设置有豪华精美的包厢,这位于大厅上层。但那些包厢大多为威纶戴尔来的王室成员或大贵族开放,因此对于“普通人”来说,如何选座位就成了一门学问。

  温斯莱特小姐的身份还无法用到那些包厢,除非她愿意展示玛格丽特给她的信件,不过为了这种事情完全不值当。

  当载着一行四人的马车停在那“四叶草花瓣”样式的广场上时,煤气路灯已经将音乐厅的外墙和广场的地砖映的一片金黄,盘起了长发的女士还在详细讲解:

  “又贵又好的自然是紧邻舞台的区域,也就是环绕舞台左右正中三面的楼下座位;

  至于楼上的座位被称为楼座,维斯塔市金色音乐大厅就有三层楼座,楼座比较窄,但各个区域的楼座也有自己的优势,这要看乐团演奏的乐器不同。”

  丹妮斯特小姐笑着听着她讲述这些知识,贝尔小姐有些拘谨的站在她们身后。而率先下了马车的夏德,则抬起头看向星空中圆满的三轮月亮。

  呼吸间他感觉自身的灵与要素越来越活跃,他甚至感觉此刻自己哪怕什么都不做,立刻就能进入最好的战斗状态。

  星空与月相当然会影响擅长月亮咒法的环术士,但以往那些月满的夜晚,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去年月舞节期间,我在米德希尔堡地区处理生死狭间的事情,当时我也没有这种感觉啊。”

  温斯莱特小姐的票子不是买来的,而是维斯塔市市政厅送给她的,这是她身为音乐家的殊荣。四人的座位很不错,在正对舞台的第七排。虽然不是正中央,但区别也不大。

  夏德坐在了最靠近铺着红毯的走道的位置,三位女士依次在他的右手边落座,而紧邻夏德的是那位红发少女。

  “说起来,我一直听说温斯莱特小姐是音乐家,但她到底是演唱家、指挥家还是作曲家?”

  夏德还不好意思的向丹妮斯特小姐打听道,而后者此时正在打量这点亮煤气灯后,像是真的被黄金覆盖表面的音乐厅内部。

  富丽华贵、金碧辉煌,无论是谁第一眼看过去,都会被这里的奢华和庄重震撼,这不仅有当年装修时花掉的克朗以及设计师的功劳,也有这座古老建筑本身架构的功劳。

  大厅整体布局呈长方形,天花板极为高耸,坐在底层的座椅向上看时,甚至会有一种井深的窒息感。天花板装饰有精美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浮雕,中央悬挂着数盏巨大的水晶灯,灯光璀璨夺目,洒下温暖的金色光芒。

  墙壁也被分为了多层,每层都有不同的壁柱和雕刻,金色的装饰品遍布其间。

  而众人所坐的观众席则由红色天鹅绒包裹,既舒适又典雅。更上层的包厢夏德虽然看不到内部的私密,但也能看到金色的栏杆和厚重的红色帷幔。

  “芙洛拉比较出名的是钢琴演奏和谱曲,我和她一起在书房等你找来的时候,她说去年的月舞节音乐会,她就登台演奏了钢琴曲。”

  丹妮斯特小姐回答道,右手边的魔女原本还在和自己的学徒谈论裙子的问题,听到丹妮斯特小姐的回答,便越过她笑着问向夏德:

  “你不会以为我房间里的钢琴是装饰吧?”

  月舞节音乐会作为为期一周的月舞节的开幕式,在音乐表演之外还会有舞蹈表演,这一点夏德前几天就从马车夫那里听说过了。

  每个座椅上都有节目单,因此在等待开场前夏德还饶有兴趣的去看节目顺序,并不时和丹妮斯特小姐讨论两句。

  而温斯莱特小姐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她需要频繁的站起身与自己的各种熟人打招呼,其中不仅有音乐家、评论家和少量记者,甚至还有她在威纶戴尔成长的少女时期认识的朋友和亲戚。

  就比如带着全家来维斯塔市的刘易斯伯爵,他的妻子居然称呼温斯莱特小姐为“表姑”,果然大贵族们的亲戚关系就是这么复杂。

  而这位刘易斯伯爵夏德也不陌生,格林湖谈判前期,就是这位伯爵率领代表团到托贝斯克与德拉瑞昂方面商谈谈判的具体事宜,那时正巧在举行1854年春季托贝斯克环城骑术大赛(1546)。

  刘易斯伯爵显然认不出夏德这张伪装后的脸,他只是带着全家和温斯莱特小姐寒暄几句后便去了旁边入座。

  而很快夏德也遇到了熟人,这当然不是玛格丽特,公主殿下即使屈尊前往本地也不会坐在下面听音乐会。

  戴着单片眼镜的是威纶戴尔的福伦侯爵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埃里克·福伦和查尔斯·福伦,兄弟两人结伴而来。他们原本也是想与温斯莱特小姐打招呼的,然后一下就看到了与那位灰黑色头发的女士隔了一个座位的夏德的背影。

  哪怕还没看到他的脸,正踩着红地毯向前走的兄弟两人也立刻就僵住了。

  同样的,夏德也感受到了背后的视线。转头去看,一下就看到了自格林湖“家族宴会”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的梅根和奥黛丽的两个表侄。

  梅根和奥黛丽是家族第五代,是家族第四代的三子阿尔冯思的女儿;而兄弟两人则是第四代次子爱德华的外孙。前不久的月湾事件时,夏德还见过他们的母亲【龙飨教团】的娜迪娅·福伦,后者提供了神降的准确时间。

  夏德在月湾神战后也打探过那位福伦女士的下落,但只知道她没有被教会抓住。

  三人在水晶吊灯下对视一眼,有些尴尬但更有些紧张的兄弟两人想要打招呼,却立刻想到二人的环术士身份已经被教会知道,因此显然不适合在这种公共场合与夏德接触。

  于是他们只是对夏德点点头,然后略显紧张的和温斯莱特小姐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福伦家族倒是与温斯莱特家族没有亲戚关系,但温斯莱特家族身为报业巨头和福伦侯爵多有来往,因此他们前来打招呼也属于应有的礼貌。

  至于丹妮斯特小姐,她倒是没有碰到熟人。不过她显然认出了福伦兄弟,进而笑着看了夏德一眼。

  而除了各自的熟人以外,他们也看到了班纳特一家。不过班纳特一家的座位比较靠后,因此一家人并没有看到前面的一行人。

  夏德回头打量了一眼,发现这次出现的是班纳特夫妇、他们的长女简、次女菲莉和三女儿琳达。

  这是夏德第一次见到琳达·班纳特,不过因为魔女追随者们还在持续调查班纳特家族,因此他见过对方的照片。

  琳达·班纳特今年十九岁,穿着蓝色的裙子画着淡妆,很兴奋的和两个姐姐说着些什么。三位年轻姑娘据说都继承了班纳特夫人年轻时的美貌,因此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的目光,而琳达·班纳特应该算是三姐妹中最惹眼的那个。

  “【家族稳定器】带了吗?”

  虽然三姐妹的长相很像,而且与班纳特夫妇的长相也很像。但由于有了卡明家族的事情,夏德还是决定确认一下。

  “当然带了,现在看来在溪木镇活动是不能没有它的。”

  红发少女摸出那片红色的单片眼镜塞到夏德手心里,夏德小心的戴上它又转头看了一眼:

  “没问题,三个人是姐妹,也都是班纳特夫妇的女儿.家里面有五个孩子,怎么只带了三个听音乐会?以班纳特家族的财力以及在本地的名望,不至于搞不到门票吧?”

  “他们的小女儿要上台表演,那姑娘是个出色的小提琴手。他们的小儿子因为贪玩打碎了家里的古董花瓶,今晚被禁足在家,所以没跟来。”

  稍微找到清闲的魔女于是回答道,这显然是她的追随者们调查到的:

  “顺带一提,卡明男爵本来也买了门票。但显然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他和失恋的詹姆斯·卡明都没心思来听音乐会了。只是不知道卡明男爵夫人是什么想法,那个出轨的妇人可是对所有事情都一无所知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twx8.cc。海棠文学城手机版:https://m.htwx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