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8:接班人他不想接班了怎么办?_不负韶华
海棠文学城 > 不负韶华 > 1568:接班人他不想接班了怎么办?
字体:      护眼 关灯

1568:接班人他不想接班了怎么办?

  当律师的人最奸猾,闻樱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她在谢骞耳边小声说话,热气吹在谢骞耳边还带着淡淡的蛋糕甜香,谢骞很难不心猿意马。

  谢骞本来就不是责怪闻樱,而是担心闻樱会被有些人狗急跳墙伤害,这时心已经软成一片,声音再难严肃:“所以你就单独约见了魏成业的儿子?”

  闻樱一骄傲,小尾巴就往上翘:“是他要往我手里撞,我当然要成全他。”

  在谢骞眼里,闻樱已经虚化成了叉腰挺胸的表情包……就还怪可爱的。

  谢骞强忍住揉乱她头发的冲动,一本正经和闻樱讨论:“你觉得魏成业手里会有什么证据,他和邰家的联系有那么密切吗?”

  “肯定很密切啊,不然警方把魏成业扣着做什么。”

  闻樱对警察的办案程序比普通人懂多了。

  两人就这样一边讨论着魏海洋手里会有什么证据,一边牵着手上了车。

  魏海洋从咖啡厅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闻樱刚才的话果然是谢家的意思!

  魏海洋顿时更焦躁了。

  闻樱才不管魏海洋焦不焦躁呢,她被谢骞牵着手送回了家。

  两人在小区门口牵着手说话,闻东荣下楼买水果回家,看见这一幕眼睛疼。

  “怎么不上去坐坐?”

  闻东荣假惺惺热情。

  谢骞依依不舍放开闻樱,“时间不早了,我怕上去会打扰您和阿姨休息。”

  ——呵,那可不!

  闻东荣又问闻樱,“不是让你去送板鸭吗,怎么还在你吴阿姨家吃晚饭了?”

  “我不想吃啊,沈叔叔一定要留我,我只能答应了。”

  小闻睁眼说瞎话,老闻挑不出什么毛病,又不可能为了这种事去找沈教授对质。

  闻东荣没话找话,“回家再吃点水果?”

  这一次是谢骞听懂了闻东荣的暗示,“你和叔叔先上去吧,我回家了。”

  闻樱谈兴正浓根本不想回家。

  因为章志军和邰政先后被抓的缘故,谢骞最近挺忙的,特别是放了暑假后两人不能天天在学校见面了,闻樱很想和谢骞多说说话。

  无奈她有个擅长破坏气氛的亲爹,闻樱只能一步三回头走了。

  谢骞目送父女俩走进小区拐向了单元楼。

  然后谢骞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齐助理打来的。

  “谢少,有件事要和您商量下……”

  谢景湖已经被带走调查有一段时间了,加上锦湖的子公司被查,近日锦湖上下多少有点人心浮动,从股东到高管都在担心谢景湖能不能平安挺过这一关。有一说一,谢景湖虽然感情生活上德行不好,在公司管理上还是有本事的,起码不像庞志刚那么抠门,对于有本事的人,谢景湖很舍得开薪水。

  所以谢景湖出事后,‘锦湖’的人心还算稳固。

  一天、两天、三天,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原本稳固的人心慢慢有了浮动。

  运作良好的公司,大老板远程操作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联系不上大老板连远程操作都不行。

  ‘锦湖’有很多个项目在同时进行,决策性的文件下达需要谢景湖亲自签字……人都不在,电话又打不通,怎么签字?!

  有些项目可以拖一拖,有些项目不能拖。

  就算项目能等,人心浮动这问题还得解决啊。

  幸亏‘锦湖’不是上市公司,否则董事长失联多日这样的爆炸性新闻足以让‘锦湖’的股价跌穿地心了。

  谢骞听懂了齐助理的意思。

  现在的谢骞遇到了和之前庞敬龙一样的情况。

  庞敬龙的渣爹庞志刚被私生子捅坏了一个肾,做了手术后无比虚弱,张丽群本是硬着头皮上阵,在第一次公开亮相没出问题后,张丽群慢慢发现管理一家大公司也没那么难嘛。庞志刚的身体时好时坏,张丽群趁势要求协助庞志刚管理公司。庞志刚很抗拒,他想把张丽群踢得远远的,无奈他身体条件不允许,所以庞志刚的公司现在就变成了一王一后共同掌权。

  齐助理正好帮谢景湖打听过庞家的事,一直也有在关注庞家动向,齐二五仔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谢骞和邹蔚君可以效仿庞敬龙和张丽群的做法。

  齐助理是好心,谢骞用了比较委婉的拒绝的方式:“你是不是忘了我妈离婚时签过附加协议的?”

  离婚附加协议第三条:截止2020年1月1日前,邹蔚君、谢骞不得出任锦湖董事长或其他可行使董事长职权的职位。

  闻樱当时提出四条附加协议是为了保证谢骞和邹蔚君的人身安全,她又不能提前预知谢景湖会因为涉案走私被抓走。闻樱当时想的最坏是谢景湖被人搞死,然后私生子跳出来要分谢景湖的遗产——那就无所谓嘛,反正邹蔚君和谢骞已经拿到了大头股份,谢骞再从谢景湖那一份里继承点份额,他和邹蔚君在‘锦湖’的占股有压倒性优势,当不当名义上的董事长都无所谓。

  没想到是谢景湖会有半死不活的状态。

  这就很尴尬了。

  当然,协议是死的人是活的,连法院判决的死刑都有人想上诉,谢骞若是有染指‘锦湖’管理权的想法,一定会有空子可钻。

  拒绝齐助理,就是因为谢骞现在对‘锦湖’没一点兴趣!

  齐助理都快哭了:“谢少,您可能不在乎‘锦湖’的未来,没有‘锦湖’您照样有能力打造自己的商业版图。但我不一样,我在‘锦湖’工作了很多年,从小职工做到谢总的助理很不容易的,我对‘锦湖’很有感情从来没想过跳槽去别的公司!”

  所以才会选择当二五仔啊!

  齐助理委屈巴巴想,自己当二五仔又不全是为了钱,而是当时被谢总的昏聩给吓住了,想着‘锦湖’在昏聩的老板手里管着早晚要完蛋,这才提前投靠了‘锦湖’未来的接班人谢少嘛。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谢总终究为曾经的昏聩付出了代价!

  没预感对的是提前投靠的接班人不想接班……齐助理的委屈排山倒海袭来,哽咽道:“就算您不为我考虑,也请想想‘锦湖’的其他员工吧,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再想找份待遇好的工作也不容易啊!”

  齐助理真是个戏精啊!

  受影响肯定是有的,但‘锦湖’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倒掉。

  谢骞无奈:“我爸不会被关太久的。”

  “啊?”

  齐助理的委屈顿时不上不下,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

  “那也需要您来稳一稳公司的人心!”

  齐助理态度坚定,谢骞想到齐助理做内应时的战战兢兢,也不想让齐助理太寒心,“我明天回一趟京城。”

  ——正好《棠梨之恋》的首映礼会在京城举行,闻樱也受邀了。

  齐助理不知道谢骞答应的原因,很是高兴挂了电话。

  谢骞回到家里给闻樱说了要去京城的事,闻樱大喜:“那你先去,我晚一天过来!”

  谢骞在‘锦湖’亮相,从高管到股东就没有不服气的,大家都听说过谢骞的本事,‘锦湖’有这样的少东家在应该是垮不了的。

  谢骞让众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替谢景湖稳定人心。

  “我爸只是在配合警方调查,他本人是绝对不会参与走私犯罪的。辛苦各位在他配合调查期间继续让公司正常运行,其他的事等他回来再说吧!”

  其实大家都隐隐听说过谢家父子决裂的事,还以为谢骞会趁机夺权,没想到谢骞有这么大的气量。

  除了谢景湖和邹蔚君,还有章桦这个股东没到场,有人问起章桦的情况,谢骞推说不知道:“一切以警方的调查结果为准。”

  其他股东们交换着眼神。

  他们都觉得章桦肯定也涉案了。

  如果章桦要坐牢,他们想趁机吃下章桦手里3%的股份!

  谢骞看破他们心思却没说破。

  章桦确实没有涉案。

  至今没有露面不是被关着,而是被警方保护了。

  作为第一个站出来揭发走私集团的人,警方担心章桦露面会有危险!

  从‘锦湖’出来,谢骞想了想还是给邰五打了个电话。

  “需要我帮忙吗?”

  “……能帮什么呢。”

  电话里,邰五的声音很迷茫,“如果我爸和我姑姑他们确实犯了罪,谁也帮不了他们。谢骞,我真是想不通啊,我们家的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们为什么要和章志军搅合在一起!”

  这个问题,谢骞回答不了。

  试卷有标准答案,人心没有。

  有人会因为一份稳定工作而满足。

  有人会因为有100万存款而满意。

  有人会因为家人健康而满足。

  有人甚至会为了考试及格而满足。

  也有另一部分人,明明已经有了很好的日子还是很不满足!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和章志军搅合在一起,但我很高兴你和他们都不一样。”

  最后,谢骞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邰五已经哽咽了:“谢谢。”

  ……

  罪犯的儿子不一定是罪犯。

  罪犯的女儿要怎么生活,卓锦心在二十多年前就做出了选择。

  时间一天天流逝,卓锦心始终没有得到上诉的最新进展,她不知道魏成业进行到了哪一步,也不确定魏成业有几分把握能在二审时让她改判。

  卓锦心焦躁不安。

  她整夜整夜失眠,每天都要安慰自己很多次才能熬到天明。

  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都有新的失望。

  这天吃饭时卓锦心听到两个狱警在说话,她本来是不在乎这些事的,但“姓卓”、“可怜”、“二审照样会判死刑”这些关键词断断续续往卓锦心耳朵里钻,卓锦心的注意力一下就拉满了。

  等她想听得更仔细些,两个狱警却什么都不说了。

  卓锦心试图和狱警搭话,这举动是违规的,立刻被严厉制止!

  卓锦心又急又气。

  又是一个失眠夜后,卓锦心提出想见律师。

  看守所不说不让见,只说律师来不了。

  卓锦心的一颗心像沉入到冰窖里。

  魏律师为什么来不了,是谢家不想让魏律师帮她上诉?

  谢家想让她死,她是知道的。

  但她还有底牌呢!

  长期失眠让卓锦心变得疑神疑鬼,她一时怀疑是谢家想让她死,一时又怀疑是她的底牌放弃了救她。

  是怕了谢家吗?

  还是顺水推舟也想让她死,这样就能遮掩掉某些秘密?

  ——想得美!

  卓锦心决定给自己的底牌一点警告,主动说是有人给了她关键信息,协助保镖卡尔雇凶制造车祸!

  “我要举报。”

  卓锦心女士说话向来是有的放矢,上次说章志军走私果然就存在走私,这次说有人协助卡尔雇凶,那就必须得有嘛。

  立刻有办案的警察来提审卓锦心,卓锦心咬牙:“是邰静给我提供的信息。”

  “邰静?”

  警察假装不知道邰静是谁,卓锦心还给警察仔细讲了邰静的背景:

  “邰家在医疗系统很有关系。我和邰静年轻时就认识,她很同情我家道中落,这么多年一直对我关心有加。邰静说谢骞已经在怀疑阿琛和玥玥不是谢景湖亲生的,恐怕会找关系偷偷验阿琛和玥玥的DNA,我怕他查出玥玥不是谢景湖的亲女儿,我就央求邰静帮忙。邰静经不住我央求还是同意了,她在国外认识一些人帮我拦截调换了谢骞寄去国外的样本。我以为这个危机已经解决了,没想到谢骞还不死心竟然又要验第二次。第二次已经来不及调换他样本了,我只能想办法让谢骞拿不到检验结果,我又求了邰静!”

  警察恰到好处追问,“你求了她什么?”

  卓锦心呵呵笑:“我记得她说过有些得了绝症的病人什么事都敢干,我求她帮我找一个适合的绝症病人,后面的事她就不用管了……当然,我那时候就想让谢骞开不了口,没想过要杀了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twx8.cc。海棠文学城手机版:https://m.htwx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