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3:邰家是否无辜_不负韶华
海棠文学城 > 不负韶华 > 1563:邰家是否无辜
字体:      护眼 关灯

1563:邰家是否无辜

  邰政居然就是那个卓锦心在被捕前留下电话号码的“神秘人”。

  当警方真正证实这点时,闻樱并没有多激动。

  不管是章志军还是邰政,都与谢玉平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前世谢玉平乃至整个谢家就败在这样的两人手里,闻樱真是想想都替谢玉平憋屈啊!

  因为魏成业的关系,明明之前就怀疑过邰政是神秘人,闻樱仍有一种不真切感:“真的是他吗?我是说,他这么轻易就被抓到,我都怀疑是不是抓错了人……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谢骞完全能理解闻樱的忐忑。

  关于这个问题,在邰政被警方带走时,谢骞先后与谢玉平、陈同复都聊过。

  谢玉平对邰政的评价是“心气很高,能力有限”,对章志军的评价则是“心胸狭隘,思想阴暗”。

  陈同复说得就更直白了:有时并不是谢家做错了什么才遭人嫉恨,谢家就是什么都没做,这么多年来蒸蒸日上也够刺激人的了。

  谢骞爷爷早逝,谢老太太一个人拉扯大四个儿子,所以谢家一开始是远不如章家、邰家厉害的。后来谢玉平慢慢身处高位,谢骞二伯和小叔又各有成就,连私生活拉垮的谢景湖都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谢家这才超过了章家、邰家。

  谢家越来越好,章家和邰家则逐渐势衰,心胸狭隘的人不去找自身原因,总喜欢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别人。

  对于邰政,谢骞暂时放到了一边,毕竟邰政才刚刚被抓,警方还没调查清楚邰政涉案的程度,谢骞自然不好评价。

  谢骞先说起了章志军。

  时间回溯到20多年前,谢家还没起势呢。

  20多年前,真正如日中天的是卓家。

  “卓家出事,与卓家关系近的或多或少都受了影响。”

  谢骞小声在闻樱耳边说了一个人名,闻樱身体一震。

  那可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谢骞见闻樱震惊归震惊,却没有当场失态,心里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骄傲。

  ——这就是他的仓鼠,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吓不到她!

  现在显然不是说情话的好时机,谢骞的胸腔充盈着对闻樱的欣赏,努力不偏离谈话的正题:

  “调查卓家是这位老领导一手主导的,我大伯年轻时当过老爷子的秘书。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老领导的决定,也有不少人试图为卓家说情,其中就有章家老爷子。后来经过调查,卓家人的案子罪证确凿辨无可辨,章老爷子看过证据后连连叹息说自己看走了眼,因为这件事,章老爷子主动申请了工作调动。再后来的是你也听章楠说过,章老爷子是在林业部工作到退休。从章老爷子申请调动工作开始,章家就算离开了权力中心。”

  这样的事不会写在公开的资料上,只有当年的经历者和一些机密卷宗会记载。

  谢骞若是不告诉闻樱,她就算重生八百次都休想知道,所以闻樱听得格外认真,也越发迷茫:“这么说来,章家是受了卓家的牵连才开始没落的,那章志军该恨卓锦心才对啊,他吃错药了要和谢家过去不去?”

  谢骞脸上有讽刺的表情一闪而过,“你觉得他不恨卓锦心吗?只有卓锦心本人才对章志军深信不疑,以为她把章志军迷住了。或许一开始真的有痴迷吧,但章老爷子因为卓家的事离开权力中心后,章志军对卓锦心就没有一点爱意了。”

  一个男人倘若爱一个女人,绝对舍不得让那个女人做没有名分的情妇。

  当然也不会接受自己深爱的女人给另一个男人做情妇。

  谢骞对章志军与卓锦心的爱恨情仇只是稍作点评。

  涉及这个层面的斗争,早就不是一点男女情事在催动了。

  谢骞继续低声道:“大伯想了很久都不知道章志军为什么要算计谢家,前两天忍不住问了还在世的老领导夫人,才从老太太嘴里得知了这件往事的细节。按照老太太的说法,在卓家的罪行被证实后,章老爷子是发自内心觉得他判断错了,他说自己没有能力再在重要岗位上继续工作,怕自己会做出错误的决策造成重大损失。老领导被章老爷子的执拗闹得头疼,几次劝章老爷子不要多想,说他为卓家说情并不是什么大错,毕竟章老爷子是被卓家蒙蔽而非卓家的同伙,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调职。章老爷子坚持己见,老领导劝不住他,最后只能同意他去了林业部。”

  谢骞的娓娓道来勾勒出了章老爷子的清晰形象。

  闻樱忍不住感慨:“章老爷子很正派,章楠就继承了章老爷子的正派。”

  章老爷子年轻时忙工作,对儿女们未必能亲自教养。

  倒是章楠从小受章老爷子的疼爱,与章老爷子相处的时间很多,所以最像章老爷子。

  相比起章楠,章志军简直太不是东西了。

  章家就算从权力中心淡出,那也比普通家庭强太多了,章志军天生就拥有比普通人更高的起点。有这样的起点,章志军若进入体制内,纵是比不上谢玉平也比普通人有优势;不进体制内选择经商也不可能穷死,都不用章老爷子徇私,有这样的家世优势,章志军能接触到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消息门道,那可全是商机啊!

  闻樱理解不了章志军的脑回路。

  谢骞其实也不太懂。

  谢玉平原本还觉得章老爷子的调职有什么隐情,可问过老领导夫人后,谢玉平也想不通了。

  远离权力中心明明是章老爷子自己的选择,从哪里算都不该把这笔账算到谢家头上啊!

  谢玉平只是当过老领导秘书,当时哪有能力决定章老爷子是否调职?

  这个方向想不通,谢骞只能顺着陈同复的思路想:“章志军这么对谢家未必是恨。就像陈叔叔说的那样,谢家倒霉就倒霉在刚好和章志军走得近,他的走私生意做得越大越怕将来无法收场,正好我爸是个傻子对他的建议言听计从,他建议我爸搞个进出口贸易公司去遮掩自己的走私账目,将来若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可以把罪名推到我爸头上——他的计划本来很完美的,他不仅是我爸的好朋友,还有卓锦心做内应吹枕边风,如果我没有去验卓家兄妹的DNA,章志军可以完美隐身到最后。”

  一切变化,就是谢骞去验了卓家兄妹的DNA。

  而谢骞想要验卓家兄妹的DNA,是因为邰静的提醒。

  若非邰静提醒,谢骞哪会怀疑“志军叔叔”?

  不怀疑章志军,自然更不会慢慢发现邰政的不对劲。

  这就是最荒诞的事。

  邰静让章志军暴露,也将邰政拖下了水。

  “要么是邰静根本不知情,要么就像我说的那样,章志军与邰政虽然有合作关系同时又存在分歧,邰政想利用谢家出手把章志军除掉。”

  谢骞语速很慢,这一切只是他的推断,尚且没有结论呢。

  闻樱则有一个更犀利的疑问:“邰静受情伤后出国,常年不在国内,说她不知道邰政的所作所为我还相信。邰家其他人呢,他们对邰政做的事难道也毫不知情吗?”

  章家人不知道章志军在走私,闻樱勉强信了。

  章家只有章志军一个人做生意,章志军有最好的幌子,章志军拿了卢家的走私渠道,章志军还提前为自己准备好了背锅侠,这些事都是可以绕开章家人的。

  邰政可没做生意。

  申尔蓉与邰政的夫妻感情早就破裂了,两人是为了孩子才没离婚,邰政根本别想借用申家的力量。

  邰政要做点什么,绕不开邰家的关系网,邰家人对此就真的一点都不知情?

  闻樱表示怀疑。

  闻樱的这个疑问,谢骞没有回答。

  闻樱就懂了:看来谢骞也有怀疑呢!

  ……

  邰五风尘仆仆赶回京城,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急着找邰老爷子。

  彭国庆和邰五乘坐同一班飞机回京,不过彭国庆是有眼色的人,他知道邰家现在乱成一团,有些话能对邰五说却不方便对他说,他就让邰五先回家。

  “兄弟,有什么事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一直都在。”

  彭国庆使劲抱了下邰五。

  平时打死彭国庆,他都做不出这样矫情的动作。

  邰五点点头,“谢了!”

  这样的事,彭国庆有帮忙的心就很好了,邰五咋可能真的拖彭家下水。

  邰五急着找邰老爷子。

  邰家已经乱成一团。

  邰政被带走后,邰家其他人也被叫去问话了,申尔蓉给邰五打了电话之后也有警察上门。

  申尔蓉和邰政离婚的时间节点很微妙,警方怀疑邰政已经察觉到危险,通过离婚手段让申尔蓉先脱身。

  申家知道这都是必走的程序,叮嘱申尔蓉要老实说明情况——申家其实还想骂申尔蓉糊涂的,夫妻感情不和,不是对邰政漠不关心的理由,申尔蓉竟一点都没察觉到邰政的不对劲,说出去谁信?

  怕申尔蓉心理压力过大,申家才没骂她。

  现在申家真是恨死了邰政。

  申尔蓉嫁给邰政真是亏大了!

  被骗婚就算了,如今还有可能被连累。

  邰家现在唯一还有自由的,只剩下邰老爷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twx8.cc。海棠文学城手机版:https://m.htwx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